旅行家专栏 > 刘笑嘉的专栏 > 张家界不只是个旅游景点

张家界不只是个旅游景点

究竟是我们改造了自然,还是自然改造了我们

By 刘笑嘉 2018-05-14
马蜂窝旅行家专栏出品    |    已有2348人阅读


在一个这样原始简陋的小山村里,真的无事可做。

 

这是我第二次来张家界。两次都对所谓的“景区张家界”浅尝辄止。没办法,游客进,我只好退;游客望而却步的地方,我才有一探究竟的变态乐趣。但这次的张家界之行,却让我有了一种对自己处境幸灾乐祸的乐趣。

 

雪后的张家界,人和猴子都要面对一个难题:去哪里找吃的?山上许多餐厅和卖小吃的商户都关门了,只剩下麦当劳和肯德基。这是我人生中第一次在两个小时内连续走进麦当劳和肯德基,而且把它们剩下的食物全买光了。却依然分明体会到一种叫做“饥寒交迫”的感觉。


 

上一次的湖南之行是两年前,令我印象最深的是深藏在惹巴拉埋头织西兰卡普的土家族阿嬷刘代娥,我把她写进了那篇《风景有什么好看?她都织进了西兰卡普里》。这一次印象最深刻的,是高坪村。

 

为了拍摄日出,我们趁夜开车入山。在冰雪覆盖的道路上,路才过了一半,步行便替代了开车。之后,我们兵分两路,一路上山,一路入村。我是入村这路。

 

当我们饥肠辘辘、浑身透着微汗到达高坪村时,这里的公鸡正欢快地打着鸣。接待我们的这家人拿出了最好的食物——红糖鸡蛋招待客人。在等待整座山村慢慢醒来的时光里,一杯红糖鸡蛋很快就被消磨完了。

 

在火炉边的椅子上,我趴在自己膝盖上睡着了几次。大概是这个姿势让我睡得太累了,需要时不时歇会儿再睡。

 

我喜欢乡下,正如我喜欢都市。鱼与熊掌如果错开享受,还是可以兼得的。城市住一阵子,来乡村鄙视一下钢筋水泥;乡村里住一阵子,回城市缅怀一下鸡犬相闻。

 

我们起了个大早,却遇到天公不作美。山顶那一路人马没看成日出,倒是让我捡了个寂静山村与一膛土家族吊脚楼中的温暖炉火。就是在等待的时间里,我拍了许多安静的照片。北京一冬天,几乎片雪未下,暗自感叹,我这个北方人竟然来南方踏雪。


 

在一个这样原始简陋的小山村里,真的无事可做。我突然想起来落在车里的kindle,有点后悔嫌沉没有带。但是突然幻想了一下现在的自己,坐在火盆边,裹着大花棉被,读着kindle里那本讲述有关地方服饰史的书的情景,是不是有些可笑?我低头看看自己身上穿的粉色羽绒服、麂皮短裤和马丁靴,莫非我还嫌自己跟这里不够格格不入?在这里就连读余秋雨的《行者无疆》都显得矫情。这里只适合发长呆、闻山声、聊闲天和……写作。连想到“写作”这个词,都被我笑了一下。

 

我手机上的app有一屏全部是旅游相关的,在这里完全没有了用武之地。可是这恰恰说明了我确实在旅行呀。

 

当太阳开始散发热量,这个村子里的人便陆续聚拢到这家人的院子里。他们打开音响,播放的每一首歌都欢快非凡,人们都很开心,在冬天,他们每天都是这样从早唱啊跳啊的一整天。我感受到了他们的快乐,如果你在这里,也会被这种气氛感染。冬天,人们没有太多农活需要做,跳舞是消磨时光的最好活动。

 

少数民族的浪漫细胞真的令汉族人汗颜。一位土家族的老大爷说编歌词,立刻就能编出来,眼睁睁看着只用了5分钟,这是freestyle啊!押韵算什么,这里还有暗喻呢!

 

就在这么唱着跳着的间隙里,人们同样欢快地顺手教会了我一些事情。磨豆浆、做豆花、豆腐、打豆馅儿、打粑粑、做糍粑、炒糯米,就连冲葛根粉都需要技术含量。我好像在重新学习有关生活的一切。


 

人改变着自然,自然也改变着人。人对自然的改变是可以用眼睛看到的、显著的、令人惊叹的。我们可以在旷野创造出一座城市,把荒山改造成梯田,建造耸入云端的摩天高楼,在一天之内建造一座火车站。自然对我们的影响,却是悄无声息、难以觉察又无法否认。如果城市绿化不够,人们的精神状态就会不佳,易怒、暴力事件就会上升;到达野外,我们的心情就会舒畅。一方水土养一方人,我们的样子深深地刻画着我们生长的土地的感觉,深刻到你自己根本说不清楚。


========================================================================

微信公众账号:“寻找旅行家”,每天为你精选一篇有见地的独家专栏文章,欢迎关注,互动有奖^_^



上一篇: 死亡金属马尼拉

刘笑嘉

85后环球旅行家,“全世界给我勇气”公益活动发起人,出版作品《我怕没有机会,选择真正喜欢的生活》、《全世界给我勇气》等;患多动症尚未治愈,恶朝九晚五,好东跑西颠。做过记者、时装编辑、编剧、策划、主持人……最近的一份工作是旅行。微博、豆瓣@刘笑嘉、微信公众账号liuxiaojiafm。 TA的窝刘笑嘉

专栏最热文章

专栏其他作者

  • м袁云准

    袁云准

    旅日青年国际政治研究学者,草食男青年一只,<br/>偏爱东瀛文化之纤细,孤身远行,游学定居于此,目前于东京某大学潜心钻研政经外交;<br/>学术研究事务繁杂多忙,但凡有闲,定背包出行转换心情。
  • м小柚

    小柚

    自由撰稿人;喜欢铁道旅行、摄影和语言学习。
  • м张昕宇

    张昕宇

    优酷《侣行》栏目主人公,极地自由探险的倡导者,2008年开始踏上户外探险之路。
  • м马伯庸

    马伯庸

    著名作家,代表作有《古董局中局》《风起陇西》《三国机密》等,曾获银河奖、人民文学散文奖、朱自清散文奖。
  • м穆丽德尔

    穆丽德尔

    穆丽德尔(哈萨克语:像幼驼眼睛一样清透),1991年出生,信仰爱、自由与朴素,崇尚自然、文学与公益,19岁开始远行,目前生活在新疆,融入当地原生态哈萨克族生活,以一个内地姑娘的眼光重新审视游牧文化,追求旅行中最极致的原生体验。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