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行家专栏 > 吴非的专栏 > 菲斯的鱼

菲斯的鱼

By 吴非 2018-05-14
马蜂窝旅行家专栏出品    |    已有2714人阅读

菲斯是没有鱼的。

丹吉尔有鱼,卡萨布兰卡有鱼,阿加迪尔有鱼,但是菲斯没有,这里只有古老的迷宫和沉寂的土墙。

尽管如此,我想讲一个发生在菲斯和鱼有关的故事。

在来摩洛哥之前,听了很多令人不安的传言,比如旧城会有小孩要给你带路,哪怕只有十米,然后问你要小费;司机开车不打表,开价很黑;餐馆的菜单上,本地人的价格是外国人的三分之一。虽然我独自旅行的经验不算少,但还是有些忐忑,果然,出了菲斯机场我就遇到了第一个劫。

 

(菲斯的机场非常漂亮,而且很有特色)

 

按照海关边检人员的指示,从机场去市区,搭乘16路公交车只需要4迪拉姆,而打车需要120迪拉姆,出了机场往公交车站走,会经过一个停车场,这里聚集了一些出租车,一个司机拉着我的手,热情洋溢地向我说明:“朋友,公交车已经没有了。”

熟悉的配方,全世界通用。

我笑笑,朝马路对面的树荫下走去,好几个欧洲背包客正在那里等车。空气里只有一丝最轻微的炎热,这让我对于已经身在非洲大陆的事实还有点将信将疑。

我很想再向你讲述16路公交车带给我的惊奇,不过还是让这个故事快点进入菲斯的旧城吧。我在airbnb上预订了一间位于旧城的Riad,就是那种自带庭院的传统建筑,页面描述上提了一句,这个Riad在一个死胡同的尽头,所以不用担心会走错。但为了找到这个死胡同,你可能会走错十次,过了bab r cif的小广场,立即进入了一条狭窄的,两旁挤满商铺的石板小路,我低头看着离线地图上跳动的小点,耳边不断传来你好和こんにちは的问候。人在陌生的环境中听到熟悉的话通常应该是感到安心的,不过当陌生足够强大时,熟悉只会让你觉得怪异和紧张。

五点多钟,走错了好几回,问了几次路,最后在一个当地人的带领下,我终于到达了riad门口。我也第一次知道,原来宾馆的门口可以和普通民居毫无区别,以至于我已经到过一次又误以为自己走错了。奇怪的是,给我指路的人没有一个提钱的事。

 

(Riad静谧的庭院里只有我一个客人)

 

时间还早,狭窄的巷子依然沐浴在下午的阳光中,我决定出门走走。就在Riad隔壁,有一个破破烂烂的作坊,一个穿t恤衫的年轻人跪在一大块脏兮兮的铜箔上,正在按照某种图案切割出一块块相同的小片,他旁边还有两个年轻人,可能是他的朋友。他们见我在门口探头探脑,就热情地招呼我进去坐。我没多想,就加入了围观铜匠的行列。

我会说的法语不超过10句,这三个小伙子也差不多,除了阿拉伯语,他们不会说法语和英语。天知道我们是怎么交流的,总之最后我得知铜匠叫尤瑟夫,那些亮闪闪的水壶的壶嘴就是他做的。他的两个朋友一个叫阿卜杜拉,一个叫艾哈迈德。我认为所有旅行者都要至少经历一次这种语言完全不通的交流,效率的低下却换来了孩子般的对于好奇心的满足。哪怕只是知道了一个名字,你都会兴奋半天。

阿卜杜拉是三个人中最能说的,他告诉我他们晚上七点要去踢球,问我去不去。

我很想去,可我还饿着肚子呢。于是我说,你吃饭了么?你带我找个饭馆,然后我们一起去球场。

作为一个经验丰富的旅行者,我的方向感比大部分人好,但是如果没有阿卜杜拉,我确定自己又得走不少冤枉路了。这就是菲斯,迷路之城。

阿卜杜拉似乎在旧城有很多朋友,一路上他频频和人打招呼,并且把半路上买的一袋椰枣分给那些朋友们,在一个麻雀馆子里,他给我买了一份肉夹馍,一大瓶水,然后我们继续往体育馆走。

路上我开始担心,如果阿卜杜拉在这里把我甩了,我该怎么回住处呢?我为自己有这样的想法感到难过和羞愧,因为几分钟后体育馆的门卫便信誓旦旦向我保证阿卜杜拉和他是很好的朋友,为了证明这一点,他为我打开了通往观众席的大门——今晚我是唯一的观众,包场一边吃肉夹馍一边观摩摩洛哥丁级联赛这样的殊荣,我得到了。

 

(一场激烈的足球比赛间隙)

 

比赛结束后,阿卜杜拉给我留了一个他的手机号,他说这也是他的facebook账号。我问他明天有没有时间再见面。因为我只在这里住一晚,在临行前,我想表示感谢。旅馆经理充当了我的翻译,他说放心吧,阿卜杜拉说明天中午还来找你。

 

(古城在晨光里显得安详、厚重)

 

第二天中午十二点,我准时来到了隔壁的作坊,但阿卜杜拉和艾哈迈德都不在,除了尤瑟夫,还有一个叫萨伊德的出租车司机,他会说不少英语。他以为我在等阿卜杜拉带我玩,便告诉我说,阿卜杜拉不能带我到处走,如果被警察发现了会有很严重的惩罚。在古城,必须持有导游执照才能够接待游客。他不知道,我只是想和这位新朋友告别。我跟尤瑟夫说,帮忙打个电话问问吧。我和尤瑟夫几乎没办法沟通,不过我手里的电话和阿卜杜拉的名字他还是听得懂的。

 

半个小时后,阿卜杜拉和艾哈迈德来了。看到他们的笑脸,我发现这两个年轻人身上有一种温煦,很像清晨太阳刚刚升起时的古城。我告诉阿卜杜拉我准备走了,走之前一起吃饭,我请客。阿卜杜拉巧妙地拒绝了我,他说他以后来中国的时候我请客就好了。但是后来我知道他连护照都没有,出国就更别提了。

是啊,相遇这种事,很多时候并不是相互接近,而是一个人走完了全部的路。

阿卜杜拉和艾哈迈德出门去买午饭了,尤瑟夫开始在作坊里找废弃的瓦楞纸,最后我才知道这里没有桌子,他要放一张硬纸板在板凳上当餐桌。

他的朋友很快就回来了,买了三个菜,几张饼。我们四个人围着随时可能倾覆的纸餐桌,小心翼翼地在昏暗的光线里,吃完了这顿饭。

里面有一道大菜是炸鱼,鱼都不大,而且我其实不怎么爱吃油炸的食物,所以就没怎么吃。不过阿卜杜拉一直塞给我,还示意我应该把大一些的刺吐出来。

 

(我和三位年轻的摩洛哥朋友)

 

饭后,我要去赶火车了。

阿卜杜拉说,他已经联系好了朋友开车送我。我们在城墙外的骄阳下上了一辆车门已经坏了的轿车,关门的时候,胶条的灰尘洋洋洒洒的填满了车厢内金色的光线。我们中途又转了一次出租车,阿卜杜拉付了所有的费用,他和艾哈迈德看我在自助机器上买好了火车票,目送我过了检票口,才终于转身离去。

第二天早上,我站在卡萨布兰卡的鱼市里,被海鸟的喧嚣包围着,忽然意识到,菲斯是没有鱼的,阿卜杜拉应该是用他能想到最好的菜招待了我。

 

(卡萨布兰卡鱼市争食的海鸟)

 

回国以后,我和阿卜杜拉联系了一次,他发来了和艾哈迈德在海边的合影,并告诉我他在找工作,菲斯没有工作,年轻人都会去丹吉尔和艾西拉。

 

很多人都会告诉你说摩洛哥处处都是陷阱,也许事实就是那样,而我只是比较幸运。但管他呢,如果你问我摩洛哥怎么样,我会告诉你,我在那里遇见了旅途中最纯粹的友爱和关怀。


==========================================================================

微信公众账号:“寻找旅行家”,每天为你精选一篇有见地的独家专栏文章,欢迎关注,互动有奖^_^


吴非

畅销书《打工旅行》作者,也写旅行之外的故事,推理,悬疑,青春,生活方式。新浪微博,微信,五湖四海全讯网ID:吴非的旅途

专栏最热文章

专栏其他作者

  • м林帝浣

    林帝浣

    中山大学教师,中国摄影家协会会员,人文旅游摄影师,专栏作者,画家。
  • м行者橙子

    行者橙子

    郭诚,基督教徒,国内第一支公益驴友团队80公升创始人。
  • м刘子超

    刘子超

    旅行作家、资深媒体人、定制旅行策划师;1984年生于北京,2007年毕业于北京大学中文系;2012年中德媒体使者,2015-2016年牛津大学访问学者;先后任职于《南方人物周刊》、《GQ》中文版、《ACROSS穿越》;曾获2010年刘丽安诗歌奖、2014年“五湖四海全讯网”年度旅行家;旅行文学作品《午夜降临前抵达》现已出版。
  • м马伯庸

    马伯庸

    著名作家,代表作有《古董局中局》《风起陇西》《三国机密》等,曾获银河奖、人民文学散文奖、朱自清散文奖。
  • м邱晨晨

    邱晨晨

    90后,不知道怎么定义作家与旅行家,但一直折腾着前进。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