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行家专栏 > 刘冉的专栏 > 泰北建土屋记 (上)

泰北建土屋记 (上)

By 刘冉 2018-02-06
五湖四海全讯网旅行家专栏出品    |    已有8275人阅读

To the extent that trees deviate from their natural form, pruningand insect extermination become necessary; to the extent that human societyseparates itself from a life close to nature, schooling becomes necessary. Innature, formal schooling has no function.

——The One-Straw Revolution

 

树有多远离它的自然状态,就多需要修枝和杀虫;人类社会有多远离自然,就多需要学校。在自然里,正规的教育没有任何作用。

——《一根稻草的革命》



车子在泥泞间盘旋而上,大家初见的热情被颠簸得暂时安静了下来,都默默地看着窗外。路边的景致越发像是回到了云南。层层翠绿的山峦,身着一身刺绣蓝黑的耕男耕女。之后几天我才知道,原来泰北的这些部落,确实是与滇藏地区有着渊源。无论是从老挝迁入的苗族和瑶族,还是滇藏地区迁来的僳僳族,与国内的民族传统,有相似亦有区别。其实这些在山里和自然共处的部落,自古也不管朝廷之远的政治,有时却又被动成了地缘政治和“现代化”的牺牲品。

 

我和车上的七八个泰国年轻人是第一批进山的人,接下来几天会有更多的志愿者和工作坊的组织者到达,我们将在当地村庄用自然建筑的方法建一个社区学习中心。这个自然建筑工作坊是泰国当地一个叫作Jai Jai公益组织连同清迈附近一个叫作Pun Pun的有机农场一起组织。PunPun已经做过许多关于生态建筑,朴门和生态村的工作坊。最近几次是和公益机构合作,像这次一样招收志愿者到有需要的山区建房子,志愿者边学边操作,成了有力的人工,一个工作坊下来房子也盖好了,技能也拿到了,一石二鸟。


 

到达村子里的时候天已经蒙蒙黑,大家开始忙活着搭帐篷,做饭。我们在乡野开了一盏灯,昆虫们便像暴雨一样纷纷坠下,掉进我们的碗里,我想他们并不能理解这强烈的白炽灯如此突兀的出现,感到十分抱歉。我们的到来不一定那么受欢迎,接下来几天干活的时候,大家赤裸的踩在泥土里的脚被许多蚂蚁噬咬,我想他们的巢穴被我们挖的土坑侵犯了。


 

本来许多村舍都是土屋和木屋,所谓自然建筑和朴门其实也只是保存这些传统而已。可是因为是经由西方的整合和包装,再拿回来亚洲当地就会显得更有吸引力一些。村里的人还是不吃这一套的,他们更喜欢水泥的建筑,刷着光亮的漆。整个的社会制度和资源分配方式让与自然生活在一起的人成为了社会的边缘人,他们的劳动快三开奖结果产品并未得到应有的价值,于是他们被主流价值观看成了“底层人”,应该奋发摆脱自身命运,只有跻身城中的写字楼中才算是出人头地。说实在的,给社会提供粮食的人成为最底层人群这件事情是如此不通情达理。可悲的是,农人自己也信了这一套,想与乡野的一切划清界限,只要有机会。朴门所提倡的在地学,就是不“苦求没有的东西”,而是“寻找既有的东西”。停止对大都会的崇尚,也停止怨叹“这里什么都没有”。

 

自然建筑(natural building)是一种秉承师法自然、就地取材、人工施作、天人合一、与土地为善的精神的建筑方法。这场运动始于二十世纪六七十年代的美国,这股回归土地与自然的热潮中,人们尝试以非专业施工、低技术和低成本的方式自立建屋。我们人类本来也擅长建立与当地气候、植被和文化相宜的建筑,但这种顺应自然的生活态度和方式,随着工业化已经离我们越来越远。不过总有人不顾所谓“发展”和“现代化”的神话,回归到我们原本所在。自然建筑在选材上的原则是适应当地自然条件,耗用能源和资源最少和对环境冲击最小的建材,诸如草捆、土袋、飞起混凝土块、卵石、废弃轮胎、玻璃瓶、麻、木瓦等等,因地而异。中世纪意大利伟大的圣徒圣弗朗西斯曾说,修道者的房屋建材,只能使用土壤与木头。房子简朴贴近自然,对修行则有助益。不仅是在用材方面,在施工上自然建筑尽量运用人力,尽可能少用机械,这样可以轻易上手,意味着更多的人可通过自己的努力建造居所,而不必依靠大地产商,也在此过程中重新找回人与住所和自然材料之间的连接感。在房屋设计的时候,自然建筑强调可再生能源的利用和建立循环系统,如垃圾分类回收、厨余堆肥、雨水收集、中水回收、灰水自我消化等。充分利用太阳能的光热,利用风力、沼气、风能、太阳能发电[i]。


 

土屋(Earth construction)大概是自然建筑中最常见的一种。顾名思义,土屋的主要材料就是水、稻草(或者椰毛碎、沙子等给予一定骨架的材料),黏土等,有些地方还会混入牛粪增加其黏连性,此外牛粪也具有一定防虫防腐的作用。建构墙体的一种方法是把这些材料按照一定比例混合成为土砖(adobe),晒干之后再粘合起来成为墙。也有用木头和竹架做出结构后拿相同材料做的土团(cobbing)覆盖其上而成的。两种方法可以配合使用,这次工作坊采用的是土砖的方法。之前在阿根廷和印度都有许多牛粪的使用,泰国这一带畜牧业并不发达。Pun Pun的朋友多年的经验似乎也证明牛粪的缺失并不成问题,自然建筑中配比用料都是要因地制宜,没有一劳永逸的配方。无论如何,都有必要先用水泥或石料等垫起一定的高度,在此之上再用土盖屋,这样可以看见白蚁爬上的轨迹,在它们把整栋房子吃掉之前消灭掉它们。

 

理论并没有讲很多,在实践中大家一起摸索,面对不同的状况。我们一边学习一边干活。白天干活的速度并不急。即使是连天阴雨把好不容易晒干的土砖又打湿,地基花了太长时间完成这些有可能影响工期的事情不断发生,并没有人因此而紧张焦虑。主讲的是Pun Pun有机农场来的Tao,他虽然不说,但身体力行地传达着一些信息:做就好了,不能控制的东西担忧也没有用。自然建筑的哲学也是顺应自然的规律,而非强扭。吃毕饭准备好开始做工的人就默默开始,大家自然地跟着去做。有人需要休息也不必向谁汇报,大家都对自己负责。我得以观察自己总怕事情未能如愿完成因此紧张焦虑的习性,在这样的陪伴中,心里放松了一些执念和担忧。


[i]  http://www.yogeev.com/article/32452.html


========================================================================

微信公众账号:“寻找旅行家”,每天为你精选一篇有见地的独家专栏文章,欢迎关注,互动有奖^_^



刘冉

农民,按摩师,学术派。寄身苍洱间,比行于天地,受气于阴阳。
TA的微信公众号:冉嘫
TA的窝大耳朵猴儿

专栏最热文章

专栏其他作者

  • м吴苏媚

    吴苏媚

    苏州人,作家;我想要知道外面的世界是怎么样的,谈起开罗、伊斯坦布尔、大马士革,就像是前世情人一般甜美而惆怅;旅行就是生活,生活就是旅行。
  • м巴道

    巴道

    80后,电影工作者,现游学美国;21岁独自前往西藏,从此开始一个人的旅程,26岁开始新西兰打工度假之旅,不像纯粹的生活,也绝不是简单的旅行,比生活多了份刺激,比旅行多了份现实。
  • мJanet谢怡芬

    Janet谢怡芬

    旅游节目主持人,1980年出生于美国得州休斯敦,踏遍40多个国家;麻省理工学院毕业后,被小S推荐进入演艺界,主持Discovery旅游生活频道《疯台湾》,在2011年获得金钟奖。
  • м杨碧薇

    杨碧薇

    云南人;写诗,作文,游山玩水。
  • м土家野夫

    土家野夫

    自由作家,发表诗歌、散文、报告文学、小说、论文、剧本等约200多万字。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